环亚洲80天日记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9-10-28
前言
二十八岁,在周围大多数人的社会观念里,什么都到了“应该”的年纪。应该有车,应该有房,应该结婚,应该生孩子,甚至应该生二胎,达不到这样的标准配置,二十八岁算不上一个成功的年纪。同龄的朋友和同学,无论是手握六本存折,还是全靠自己紧衣缩食还贷款,大家都纷纷过上或者努力奔向这样的生活。而我…还很穷,跟不上他们的节奏,兜里没攒下几个钱,头脑里还越来越贫穷。长久面对电脑加班熬夜,我还变得越来越胆小,连续几天加班后,当我走上大街,挤进人来人往,竟然会感到恐惧。二十八岁就该这样吗?这样的生活是真正想要的吗?不这样会死吗?我在心底对自己发问。
 
 
 
二十八岁,我辞去了一份还算让人羡慕的工作。我回到老家商量给母亲翻建房子时,遇到一个十几年不见的小学同学,刚从广东赶回老家,他的第四个孩子就要出生了。我们撞在一起聊天,我说“生那么多,你养得过来吗?”他朝我无奈地笑了一下,说“老人让生,没办法,他们饿不着就行。”我捏了捏下巴,说“这个时代粮食还算充足,呐,那你想生吗?”他有些犹豫地点了头,然后接着说“兄弟,我的人生已经定格,不像你,文化人有前途。我把希望都放在孩子身上,多生一个,希望不就更多一些嘛,是不是?”我喝了一口水,停顿了一会儿,说“嗯!不无道理,大可一试。”他与我差不多年纪,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就说人生已经定格。在年富力强的岁数,往后的人生还很长,能否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难道不是靠自己决定的吗?为什么要过多寄希望于孩子、伴侣、甚至是年衰的父母?别人给予的,兴许你会非常珍惜,但靠自己努力换来的,你不会担心它从指间溜走。
 
 
 
二十八岁,我为自己计划了一次长途旅行。辞职前的某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打开了狗狗地图,看到巨大的亚欧板块,我突然有了冲动,“我是不是应该出去走走呢?”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的未来该怎样走,二十八岁以前我并没有认真思考过。二十八岁的“贫穷”危机,让我既迷茫又惶恐,我想我应该出去走走,看看大千美景,看看不同地域不同国家的人怎样活着,兴许能对我有所帮助,让我更从容地面对未来。有那么一个男人,曾带领弟子周游列国十三年,他的思想和言论,被后世奉为儒家经典;有那么一个男人,一人西行五万里,历经艰辛到印度求法,其思想与精神如今成为世界人民的宝贵财富;还有一个名字带“切”的男人,我常会想到他,曾休学一年骑摩托车环游整个南美洲,一度成为全世界愤青的精神偶像------想到这些,我好像觉得我也会成为伟大的人物。
 
 
 
我不建议人人都来一场辞职旅行,如果能丰富你的世界,每天抽空读会儿书,或专注于研究美食,再或者陪着家人聊天,只要是你内心喜欢的方式就好。旅行不是跟风,也不是炫耀,也并非说走就能走,尤其是四肢健全的成年人,肩负着责任与义务,需要自食其力,不要让别人为你的旅行买单。
 
 
 
这篇旅行日记整理写完,断断续续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为什么拖延那么久,直白一点的是“懒”,好听一点的是“忙”,再好听一点,它是献给我三十岁的重要礼物。如果想要知道我这次旅行都遇到什么奇闻异事,那就从现在开始阅读吧!你一定要保持足够的耐心,后面还有将近十四万字。
 
 
 
美图先行 >>>>>>>>>>>>>>>>>>>>>>>>>>>>>>>>>>>>>>>>>>>>>>>>>>>>>>>>>>>>>>>>>>>>>>>>>>>>>>>>>>>>>>>>>>>>>>>>>>>>
 
 
 
一、哈尔滨  【伴游女怎么找

第一天 出征,兵荒马乱的一天
 
 
“嗯…我想要靠前靠过道的座位,可以吗?”
 
“先生,您稍等…”
 
“抱歉,先生,已经没有符合您舱位的座位了。”
 
“那我坐什么地方呢?”我困惑地望着深圳航空工作人员。
 
“不出意外的话,坐在头等舱靠窗位置,您还满意吗?”
 
“行!没有问题。”我的内心很澎湃,虽然回答得很平静。
 
“您再稍等,我需要打电话确认一下…”
 
 
 
仅过了一分钟,工作人员挂断电话,将一张手写了“混舱航班”几个字的无座登机牌递给我。我带着像做梦似的心情,愉快地拿着登机牌办完托运,过安检,候机……直到登上飞机,美女空姐指引我坐到头等舱的空座位上,我才完全相信,花四百块买的经济舱廉价票,真的让我第一次坐上了头等舱。
 
 
 
九月的南京,空调室外机还在轰隆隆的响着。初秋正午的阳光,仍然像喷射的火焰,烧穿浓密的梧桐叶,把躲在树梢上的知鸟烤得吱吱乱叫。从这一天的凌晨开始,我就在空调保卫着的小屋里,忙乱的收拾着行李。
 
 
 
这一天的忙乱是从凌晨开始的,我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总之,凌晨意外惊醒后,我就睡不着了。既然睡不着,我就在头脑中琢磨起出发前的准备工作来。签证信息是否准确,免冠照片是否备齐,行程中的机票及英文订票单是否打印,还要补充备用药,电源,得给哈尔滨孙姐带点特产……乱七八糟搜罗出来一堆事儿,让我越发清醒了。索性我就爬起来收拾行李吧!一天之计在于晨,凌晨是个好兆头。我把但凡能想到的物件,都从柜子里找了出来,胡乱扔在地上,不知不觉积成了一座小山,几乎要两个七十升背包才能装得下。我只能带一个七十升的背包,得要对行李精简,这个过程很纠结,光是相机三角架,都从地上到包里往返了几次。准备长途旅行,行李越实用精简对行程越有利,因为在途中还会猎到一些你喜欢的玩意儿。
 
 
 
凌晨四点,我终于感觉有些困了,思维变得迟钝,但行李还精简得不够理想。瞌睡虫在眼前游弋,竟让我想起度娘,“干嘛瞎忙活,我可以向度娘要一份旅行物品清单呀!”有了度娘的帮助,行李总算精简到理想的范围,我可以安心睡会儿了。
 
 
 
早晨九点多起来,我仍然还有一堆事得忙。打印电子文件,剪头发,购买备用药和特产,关闭水、电、煤气……等这些事都忙完,已经快到下午四点。
 
 
 
今晚,我将飞往哈尔滨,航班起飞时间是晚上七点。晚高峰的堵车,让我多耗费了半小时才抵达机场,此时,距离航班起飞仅剩一小时,我匆忙赶往深航柜台办理登机手续。
 
“嗯…我想要靠前靠过道的座位,可以吗?”
 
“先生,您稍等…”
 
“抱歉,先生,已经没有符合您舱位的座位了。”
 
……
 
时间打翻了那个青年的调色板,把纯色的青春涂得一团糟。他简单收拾一下心情,走出密集的楼林,远离熟悉的影子,打算独自去外面看看。曾经有一个女孩对他说,定下来吧!我们一起做饭。他不知道将来会在哪里,如果他知道,一定会建一座有大厨房的房子。
 
 
 
>>>>>>>>>>>>>>>>>>>>>>>>>>>>>>>>>>>>>>>>>>>>>>>>>>>>>>>>>>>>>>>>>>>>>>>>>>>>>>>>>>>>>>>>>>>>>>>>>>>>
 
第二天 哈尔滨惊魂一劫 【伴游是真的吗

生活总有对立的两面。有生,就有死;有相聚,也有离别;有欢乐,便会有悲伤。当幸运来敲过门时,别忘了,厄运同样可以找到你。上帝或许是公平的,不平的是人的心态。
 
 
 
睡梦中,我隐约感觉到头被人用布袋子罩了起来,睁开眼睛一片漆黑,心跳加速,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使劲挣扎呐喊,但没有人搭理我。紧接着,我又感觉被旋转倒挂起来,头晕脑胀得厉害,眼前直冒星花。我的胃也开始不舒服,翻江倒海般难受,里面的东西似乎就要被倒出来。突然,我感到头好像被人乱棍猛击,疼痛欲裂……剧烈的疼感和极度的恐惧,让我从睡梦中醒来,梦境是假的,但头疼和胃的难受是真实的。此时是凌晨三点多,距离我吃烧烤,才过去两小时。
 
 
 
昨晚十一点,我幸运坐了头等舱的航班才抵达哈尔滨,继续赶往卡兹青旅办理完入住,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我感觉有些饿,便到青旅附近的街上寻找吃食。九月初的哈尔滨,夜间已经笼罩着几丝寒意,街上冷冷清清,唯有烧烤摊死撑着这座城市的夜生活。我所能选择的吃食,基本就只剩烧烤了,于是随意找了一家烧烤摊。翻看菜单,羊肉串、牛肉串、猪肉串……几乎带肉的串儿都是每串两元,当场我就怀疑他们家的串儿是否新鲜卫生,先前吃过的货真价实的新疆羊肉串,都已经涨到五、六元了。我询问老板,老板说全街都这个价位。我放松了警惕,随便点了些,就着哈啤吃完后,便返回青旅休息。【伴游网官网
凌晨三点多,我在剧烈的疼感和极度的恐惧中醒来,头疼和胃的极度难受,让我没法继续入睡。我即刻意识到,这突发症状,肯定与我吃的廉价烧烤有关。大半夜的,包里也没有相应的备用药,去医院也不太方便。我尝试用土办法应急处理,先喝了一大杯温水,然后将手指伸进嘴里刺激喉咙口催吐。这个办法还算管用,经过反复喝温水、刺激催吐后,胃里的食物基本都吐了出来,胃的难受缓解了,头疼也减轻了许多。我最后喝了杯热水,乏力地躺回床上,等待黎明到来。
 
 
 
躺回床上不久,我就睡着了,当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早上十点。这个时间点,身体还能感到的不适只有四肢疲软和饥饿,想想也没有去医院的必要,倒很需要找家卫生的餐馆补充能量。我很庆幸昨晚催吐得及时,身体无大碍了。食物的卫生,万万不能大意,一时的疏忽,如果处理不得当,严重时会危及生命。
 
 
 
哈尔滨,一座有故事和魔力的城市,我两年前就来过。不同的是,两年前是造访,这次算是路过,我晚上就坐火车离开,去往中俄边境上的小城绥芬河。还记得两年前,我是被它“东方莫斯科”的城市标签吸引来的。漫步在面包石铺设的中央大街,欣赏大街两侧光鲜如初的欧式建筑,再到大街东南边不远处的圣索菲亚教堂前喂喂鸽子,如果喜欢,完全可以假装自己就在莫斯科。深入去探索,哈尔滨给人的不只有旧苏联气息,还能找到东欧和东北亚的文化影子。在晴天傍晚,若是想看日落,松花江边的废弃的滨州铁路桥是个好去处,夕阳下的老铁桥别有一番味道。如果对军事历史感兴趣,还可以去哈尔滨工程大学,那里有曾经辉煌一时的哈军工历史遗迹,从一座座老建筑前的追根溯源碑上,能了解到哈军工各院系的时代变迁。【伴游网约炮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