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游网模特

环亚洲80天日记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9-10-31
我看了看表,距离下午乘车还有3个小时,我还有足够的时间逛到阿穆尔河畔,称它阿穆尔河,可能很多人听起来陌生,其实它的汉语名叫黑龙江。离开哈巴之后,火车线路会渐渐远离我天朝边界,所以,在离开前,我很想到河边去看看对面的祖国,看看曾经到过的黑瞎子岛。我顺利到达阿穆尔河畔,找到能眺望黑瞎子岛的最佳位置,虽然天空的云层很低,但云层下的空间很通透,阿穆尔河对岸的黑瞎子岛清晰可见。在我所站的位置后面,是尼古拉·穆拉维约夫·阿穆尔的雕像,雕像竖在高高的基座上,基座上方的尼古拉·阿穆尔抱着双臂昂首立着,若有所思地窥视着河对岸的黑瞎子岛。这座雕像让我感到极不舒服,我想任何一个了解历史的天朝国民与我有同感,这好比你家院子的篱笆外住着一只黄鼠狼,“动物保护法”规定你不能随便动它,只能任由它在那里窥视着院里的鸡鸭,你一但疏于照管,它便乘机钻进来肆意妄为。可能很多国民对尼古拉·阿穆尔这个名字不熟悉,但就是这个人,于1858年胁迫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了《瑷珲条约》。当代俄罗斯政府为纪念这位沙俄伯爵“开拓疆土”的“丰功伟绩”,将其雕像印在了俄罗斯最大面值5000卢布的票面上。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那些割地求和的屈辱历史已经封上了印章,只希望祖国在未来永远走在前头。
 
从尼古拉·阿穆尔纪念碑左转走到Shevchenko街再往南前行,依次可经过哈巴罗夫斯克地区历史和动物区系博物馆、远东艺术博物馆、军事历史博物馆及圣母升天大教堂,在地区历史博物馆外,还能看到清朝遗留下来的残损赑屃托石碑和拴马桩。这一片区的街道两侧,还集中着不少俄罗斯各个时期的建筑,有沙俄时期的哥特式建筑,也能找到刻着“CCCP”标识的苏联时期未来主义风格建筑,还有解体后的突出个性自由的现代派建筑,如果尚有充足的时间,我想我会多花一天的时间细致走访。
 
 
 
无论怎样,哈巴是一座让我内心五味杂陈的城市,如果当年不割让给沙俄,它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呢?或许,它会像阿穆尔河上游不远处的抚远县城,是一座默默无闻的边陲小城;或许,它会被建成一座大都市,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有遍布成林的高大建筑,有繁忙拥堵的交通,但闲适和安静的是别人家的城市。【伴游 伴游网 私人伴游 伴游天下99 次列车
 
 
 
我从青旅取了背包,匆忙赶到火车站。在站台上等火车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似乎是告知我,痛苦的旅程就要开始。
 
 
 
我登上火车,轻松找到铺位放好行李,还没来得及坐下,便瞥见一位身材彪悍、貌似国人的兄弟慢慢向我走近,最后停在我对面的卧铺边。我还没有开口,他已经说话了,应该是打招呼,对,应该是打招呼,似乎又不是几天以来我刚熟悉的俄语,但我能确定他不是咱共产兄弟。我揣摩着,他应该不会英语,于是我随意用汉语回答“你好!”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句汉语他竟然听懂了,也别扭地回答我“你好!”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暂时没有交流,大兄弟自顾自地弄着他的行李,我半躺在铺位上眯着眼睛。大概过了半小时,也或许是一小时,当我睁开眼睛,即刻就被吓了一跳,彪悍兄弟正坐在他的卧铺上用欣赏的眼神盯着我看,当察觉到我发现他的举动后,他的面部竟挤出了诡异的笑容,嘴里还楠楠地嚼着一个词,我越听越觉得熟悉,最后确认了那个词是“姑娘”。对!他说的就是“姑娘”!
 
 
 
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不自觉地往卧铺的后壁上靠,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好让自己看起来镇定自若。彪悍兄弟不放弃与我交谈,我听出来他换用了俄语,我假装听不懂,实际上我也基本听不懂,我只会简单的几句,如:Привет(你好)、до свидания(再见)、Спасибо(谢谢你)之类的。彪悍兄弟见我没兴趣搭理他,也大概是他困了,便侧身躺倒在卧铺上,没一会儿功夫就打起了呼噜,呼噜声越来越大,甚至掩盖了火车碾压铁轨的声音。我挪到走道另一侧的空座上,即为隔着窗户看窗外的风景,也想乘机与他保持安全距离,以他那彪悍的体型,若要对我有什么企图,在我原来的位置,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一招制胜,若一招不能制胜,我的处境将不堪设想,而在我现在的位置,我至少有把握逃跑。【爱伴游 伴游93 天天伴游 天使伴游天空阴沉沉的,虽然已经入秋,树叶已经变黄,但在这样的天气下,车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黄灰色。火车时而划过平原,时而穿过丘陵,时而沿河谷绕行,时而停靠一下城镇小站,我饶有兴致地数着铁道边的里程牌。
 
 
 
彪悍兄弟睡醒时,已经是傍晚,我想如果不是通往卫生间那道门时开时关的声响,他会一直睡下去,我很希望如此。彪悍兄弟从卧铺下拉出行李包,从包里掏出一堆吃的放到小桌上,还掏出来一瓶酒,我隐约看见里面还装着几瓶。他朝我“嘿”了一声,然后伸起右手,食指和中指摆成V型点向他的双眼,左手食指则指向乘务员室的方向。我解读出了他的意图,是想让我观察一下有没有乘务员过来,我之前就了解到俄罗斯有禁酒令,包括在火车上。我朝他摇摇头,他很满意,回我一个带有善意的微笑。他应该是火车上的喝酒惯犯,并没有直接用原装酒瓶盛酒,而是熟练将酒转装到空矿泉水瓶子里,然后把空酒瓶藏回包里。若是我天朝好酒,酒香味是藏不住的,很快便会弥散到整个车厢里。
 
“водка(伏特加),------”
 
彪悍兄弟拿起装着酒的矿泉水瓶朝我示意。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要请我喝酒。我摇摇头,表示不会喝,向他说了声“Спасибо!(谢谢你!)”【美美伴游 极品伴游 龙凤伴游 商务伴游上车前,我没有购买吃食,干眼看着他吃吃喝喝,我很难受,便起身往餐车方向走,打算吃过晚餐再回来。
 
我在餐车待了两个多小时。回到铺位时,彪悍兄弟正一边喝酒一边修手机,那是一款我十多年前用过的摩托罗拉,完全没有上网功能。我拿出LP随意翻着,尽量避免与他有目光交接。
 
我看书,他喝酒。我准备睡觉,他仍然喝酒。我把哈尔滨孙姐给我的午餐肉罐头从包里翻出来,放到小桌上作为明天的早餐,然后将重要物件压到枕头下,钻进睡袋躺下。【伴游女陪床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