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洲80天日记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9-10-31
时间缓慢地走着,很久很久才天黑。彪悍兄弟又邀来他的酒友,放肆地喝起来,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我不知道他们喝了多久,喝了多少,没过晚上十点,我就在郁闷的心情中睡着了。
 
我被一阵剧痛惊醒,迷迷糊糊中,我能明显感觉到肚子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借着车厢里微暗的灯光,我看见一个彪悍的身影,摇摇晃晃的站我铺边的过道上,正与一个瘦高的人争吵。我愤怒地翻身起来,冲他们愤怒大吼“×你么的!狗×养的------”那个瘦高的人感觉到了我的不满,将右手抚在左胸上,朝我重复说着“извините(对不起)”,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把那彪悍的野兽按倒在卧铺上,然后踉踉跄跄地离开。
 
我受够了这一切,感到越来越烦躁和恐慌。我还感觉到时间在无限拉长,空间在无限拉长,前方的路程在无限拉长。我能清晰的听出车轮碾过每一处铁轨接头的声响,而每两处声响的间隔又是如此的漫长。我很想即刻就下车,然而外面是一片黑漆漆的夜,我在煎熬中等待,等待着黎明的到来,等待黎明到来后赶紧出现停靠车站。【伴游 伴游网 私人伴游 伴游天下第十一天 一座意外停留的城市
丢鞋的郁闷还没来得及平复,接着又遭遇酒鬼们的骚扰,我在凌晨三点醒来后,就再也没法安然入睡。
 
 
 
到乌兰乌德还得再煎熬十五小时,我实在难以忍受,打算在尼布楚(Нерчинск)就下车,对于有点历史基础的天朝国民来说,尼布楚无疑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地名。我打着手机电筒到列车员室外看停靠时刻表,很不巧,列车已经过了尼布楚,最终决定在接下来的大城市赤塔(Чита)下车,还有近六小时车程,无论停靠时间,还是城市条件,都还能接受。
 
 
 
艰难地熬了六小时,列车缓缓驶进赤塔站。我驮上背包,踩着人字拖朝车门方向走,一一经过彪悍酒鬼、可疑的俩兄弟,没有道别,擦肩而过时,我们都不怀好意地朝对方瞄了一眼。下了列车,我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可以舒缓下来,但我也一身疲惫,还好车厢外面不是很冷,不至于冻伤我可怜的脚。【爱伴游 伴游93 天天伴游 天使伴游赤塔,一座意外闯入我视野的城市,即便是已经踩在它的土地上,我对它的了解仅仅只有名字。离开火车站台,我暂且没有去处,与抵达哈巴洛夫斯克站时一样,我走进车站售票厅,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放下背包,坐在背包上便开始翻看LP,我要借助备用书上提供的信息,购下一程车票,订住宿,及了解赤塔的城市概况。我决定乘坐明晚停靠赤塔的001次列车到伊尔库茨克(贝加尔湖西南侧的省会城市),001次列车的三等车厢票价是所有车次中最贵的,但我还是忍痛选择了它,因为它离开赤塔之后的那整个白天,几乎都绕着贝加尔湖南岸行驶,可以尽情欣赏贝加尔湖。我仍然通过写俄文纸条进行购票,但与哈巴递给售票员的纸条有些不同,在纸条上补充了铺位的选择范围“П:5←→32(1~4靠列车员室,33~36靠厕所,36之后是靠走道侧卧)”,我受够了那靠厕所的铺位,无比地痛恨那个位置。购票很顺利,再次证实写俄文纸条很管用,售票员除了与我讲了“money”这个词,没有一句多余的。
 
 
 
正如LP所说,在东西伯利亚所有的大城市中,赤塔接待旅客的能力是最差的。事实证明,果然如此。LP推荐的几家住宿不理想,我只好不惜高额的流量费,用国内的电话卡连上网络,在订房网站上寻找,费了一番功夫才敲定一家,价格和位置都还算让我满意。住处距离火车站只有1.5公里,我决定步行前往。【美美伴游 极品伴游 龙凤伴游 商务伴游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售票厅,心情还算不错,至少我还有点兴致欣赏车站周边的建筑。在火车站楼的正前方,是一片还算开阔的广场,广场的部分兼做停车场使用。赤塔站的站楼,有着明显的未来主义设计风格,应该是建于苏联时期,它的售票楼和候车楼中的任意一栋,怎么看都像陷了半截在土里的飞碟或是卫星,而这两栋楼与紧挨着的辅楼作为整体看时,又像是一艘宇宙飞船。广场的另一头,也就是火车站楼的正对面,是一座鲜艳的绿松石色东正教大教堂,它的洋葱型镀金穹顶特别显眼,这座堪称赤塔地标的教堂,我想会让每一个刚乘火车到达这里的人印象深刻,但令人惋惜的是,它的内部陈设过于朴素。
 
 
 
赤塔,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的首府,是一座在中国知名度很高的前苏联城市,这里是通往中国满洲里的中东铁路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交汇处。度娘说,中共刚成立时,在满洲里设立了“红色”秘密交通站,赤塔便是满洲里通往莫斯科的“红色秘密交通线”上极为重要的中转站,李大钊、陈独秀、刘少奇等中共早期领导人都曾在这个中转站逗留过。“赤塔”应该是由俄语直译过来的汉语名,带有“红色堡垒”的汉语意思,散发着浓浓的共产主义气息,实际上,这座城市因拥有贵族血统的十二月党人而闻名,十二月党人是这座城市及网格式街道布局的缔造者。对赤塔的城市概况有了初步印象,了解十二月党人的历史及探访他们曾居住过的现在混杂在混凝土楼之间的精致小木屋,成了我停留此地的临时兴起的想法。【伴游女陪床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