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伴游,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2】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8-04-27
02 初遇高反
2017年4月1日,第一天晚上当飞机抵达西宁,很是兴奋。
 
然而为了不和自己身体过不去,到西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退火车票,因为从西宁至拉萨的火车票我买的是4月2日下午,本以为可以提前换后面几天的票,没想到工作人员告诉我如果改签只能是24小时以内,算计着咳嗽也不可能好得这么快,我只好退票择日另做打算。
 
回酒店洗漱后准备睡觉,然而一切都来得毫无防备。
 
大概睡了1个多小时后,我被一阵恶心想吐的感觉惊醒,立马起身飞奔厕所,眩晕,全身冒冷汗,喘不上来气,心跳的非常快,上完厕所回到床上时我才意识到——我居然高反了!而西宁的海拔低得只有2261米,和丽江差不多。当年去云南也并没遇到任何不适反应,没想到在西宁的第一天晚上就遇到这突如其来的高反,来得手足无措。躺在床上一整个难受,不能平躺,一躺下就要吐,只能斜靠在床头,开着灯没睡,即使很困很困也只能逼自己睁眼,怕睡了可能连自己昏过去都没人知道。
 
当晚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内心其实是绝望的,我在想三十岁的计划是不是因此泡汤了?这才2000多米的海拔就如此难受,如果还一意孤行进藏我真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其实对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来说,2000多米本是无感知的范围,一旦上升到3000米,因人而异的高原反应才会体现,仔细想来这一定是我因为感冒咳嗽而导致高反症状提前发作,虽然带了一整包高反和咳嗽的药,如红景天、高原安、葡萄糖粉、芬必得、日夜百服咛、咳嗽糖浆、板蓝根,但是药三分毒,行前我什么都没吃,高反后我也只吃了粒高原安,并未恢复,一直在靠意念支撑。
 
一夜未眠的感觉是痛苦的,加上浑身发烫又孤单一人,我睁着眼想着该何去何从。
我在想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是不是考虑应该回去休息,或者至少回到平原地区身体可能会恢复,回程是从拉萨到重庆转机回上海,想着是不是在重庆附近玩,于是目标锁定西安,机票和酒店都看好了,但始终没狠心下单,因为当时只要一想到不能进藏就难过得很想流泪,好像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在快要得到时被不可抗力的因素剥夺了拥有的机会,这种感觉似曾相识,熟悉得让你害怕,当时身体难受了多久,内心挣扎就有多久。
 
一直折腾到清晨5、6点,当身体稍微好些时就放任自己睡着了。再一次醒来是上午10点,肚子感觉到有点饿,又吃了一粒高原安,身体好像好一些了,前一晚想拎包立马离开这座城市的冲动就没那么强烈,想出去转转。
 
出发前我对着镜子拍了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脸居然是肿的!
 
那天早晨,西宁天气格外的好。我知道,是上天告诉我,不要放弃。
 
03 关于西宁的记忆
西宁是青海省的省会城市,也是历史悠久的高原古城,如今拥有200多万的人口,本市的居住人口并不多,却是很多游客前往青海湖、茶卡盐湖、敦煌以及西藏的重要中转城市。
 
回想起我在西宁的日子,是安静的、惬意的,是阳光味道的,是日复一日的梦想,这也让我想起廖一梅在《恋爱的犀牛》里那句经典的台词:
 
你永远不知道,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永远不知道,你是我赖以呼吸的空气,
你是那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
 
多在这个城市停留一天,就助长一颗多想念去拉萨的心。
 
西宁与拉萨之间只差了一个青藏铁路的距离,为了让自己更快的恢复感冒咳嗽,只能劝自己:悠闲。西宁并不大,我并没有提前做什么攻略,只能跟着心随处走随处看,临走前才发现原来我在这儿留下的,是一个叫做关于西宁的记忆。
 
02 关于西宁的记忆   【关于记忆】 —————————————————————————————
 
西宁是个回族人聚集的地方,这儿充斥着很多白帽子小叔叔——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庙里很多都能看见,以前我总对伊斯兰教有着过分的恐惧,总是从各种政治新闻报道里对他们的误读,总觉得信奉伊斯兰教的人民是特别激进和具有毁灭性的,而我在西宁看到的白帽子小叔叔,是安逸慈祥的,他们很低调的信奉自己的信仰,遵守自己对信仰的约束与习惯,和蔼可亲的互相攀谈和关心,仿佛我们脑子里了解的那个世界是完全相反的。
 
我第一个“养身子”的地方是历史悠久的东关清真寺,位于东关大街旁,由几座建筑组成的一个院落,这里的建筑始建于1913年,典型的伊斯兰风格的圆拱形建筑,寺庙并不收取门票,只有其中礼拜的大殿是不允许游客进入的,我就坐在大殿前长长的阶梯上晒太阳,看着白帽子叔叔们陆续而来,他们拿着一张长长的毯子,铺在大殿外的广场上互相尬聊,适逢正午,阳光当照,温馨和谐,也特虔诚,好像生活的样子本应如此。闲庭信步中时常也能听到一阵阵诵经声以及他们轻轻交谈中的笑声,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能感受到他们对信仰的虔诚和对生活的怡然态度。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穆斯林吧!
 
晒太阳的间隙,身体也越来越舒服,想起一路在看大冰的书,书里说赵雷治疗高反的方式是在大昭寺门前晒太阳,原来这话真不假。只要一沐浴在阳光中,我就赖着不想走,好像全身细胞能被温暖治愈。
 
南关清真寺距离东关不过几条街的距离,是纯正的阿拉伯风格建筑,始建于民国年间,整个寺院通体洁白宏伟,也同样不收费,非常适合拍照。有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当我在大殿的背后晒太阳时,看到两个女生裹着头巾(穆斯林女生必须有的装束),一人扯着布的一头,像是某种捐款形式,男人们进去礼拜多久,她们就纹丝不动的站在外面多久,直到礼拜结束,我很好奇为什么要在礼拜的时候以这种形式募捐,临走前也始终没找到答案。
 
离开清真寺的时候正好古兰经响起,空灵而悠扬。
西宁不止有清真寺,还有很多历史悠久的佛教寺庙,比如北禅寺、南禅寺和法种寺。
 
北禅寺当时在维修不允许上山,而南禅寺和法钟寺本就紧挨,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去拜拜。在我的认知世界里,佛教肯定是最熟悉不过的宗教,除了拜佛,就只有无尽的晒太阳、和一遍一遍地听诵经。
 
我去南禅寺的那天,一样的晴空万里,空气一样的凌冽而清新,身体也因此渐渐恢复到80%,对于越来越能进藏的体力和精神,也越来越有信心,虽然咳嗽还没好,但掐着时间算着,我是不是可以买票了,居然就这么幸运的抢到4月6日进藏的火车票,随着进藏的日程敲定,心情也随之变得更加快乐起来
 
03 关于西宁的记忆   【关于记忆】 —————————————————————————————
 
我说过关于西宁的记忆是渴望已久的晴天,是阳光味道的衬衫,是温暖的手套和冰冷的啤酒,我思索着这些感觉也许是由某种诗意而引发的:
 
我住在最著名的莫家街边上的全季,每次回到酒店都能看见一张全新的祝福卡片,每一天都不一样,而每一张卡片里都写着一首诗,在接近清明独自旅行的日子里增添了几分浓浓的诗意,与阳光。
 
我在西宁并没有盲目选择去哪边玩,哪怕是很近的青海湖一日游,都没有盲目报个团,一来是害怕身体扛不住(青海湖海拔3196米)二来是我希望将节奏放慢,甚至是假设自己并没有在旅游,假设自己是个西宁市民,在这里生活,这种假设会让整个人放松起来,越放松你与这座城市之间的隔阂也就越少。
 
西宁与我去的其他大城市不一样,它虽然有繁华的市区,比如莫家街的人声鼎沸,也会遇见车开着开着就能看见大山看见河流,猝不及防从某个巷子口望出去,就能看见一座山,好像就近在咫尺。在街上除了白帽子小叔叔,还能遇见喇嘛在你身边路过。
 
因为害怕进藏后高反严重,还特意跑了趟西宁的医院,想开点药听医生的嘱咐。当我看见急诊室里挤满了各种看起来比我痛苦一百倍的病人时,我拿着我的就诊卡,看着前方大概几十个排队号,我埋怨自己是不是太怕死了,愤而选择乘车离开,这世上总有人比你更需要救助,何况我还好好的。
 
了解西宁的另一部分,自然免不了去参观一些博物馆。作为省会城市,青海省博物馆、青海藏文化博物院、湟中县博物馆等都是汲取知识与文化的地方,让我最惊讶的是见到了一幅巨型彩绘唐卡,现已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作为“镇馆之宝”收藏在青海藏文化博物院里,长有618米,据说由众多唐卡大师历经二十多年完成。由于博物院距离市区较远,虽然有公交直达,但到达的时候我已体感乏力,逛完唐卡后就已体力透支,整个人是虚脱的,在高原的生活就是这样,像个老奶奶,久久缓不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