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伴游,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3】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8-04-28
我对西宁印象极为深刻的,一定是在人民公园里感受到的一切。这种深刻并不是发生什么惊天动地骇人听闻的所见所闻,而是一种没什么可说的平淡,舒服级了的平淡,也许平淡才是最能深入人心的。
 
西宁的人民公园其实就是个普通公园,只是去的那天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一进大门就把我震住了,恍惚以为自己身在日本——虽然也并没有去过日本。公园里的人并不多,基本没有游客,都是本地人,像我这样的闲散人士真是少见,公园里挺拔的树,褐色的树干,不时还有些粉色,形成各种撩人的姿势,像是在大学校园中看见四个或六个一排的大学女生,气质各异,但清新扑鼻,我实在羡慕高原城市的人民有多么幸福,能在如此赏心悦目的气息里生活,快乐似神仙,不由想起顾城的诗来: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 
早晨,阳光照在草上
我们站着
扶着自己的门扇
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有门,不用开开
是我们的,就十分美好
——《门前》
 
你明白我在抒发这首诗的时候是有多感同身受嘛,我是有多想要告诉别人这里多棒啊!在那个岁月静好的日子里,一个小小的公园,一颗颗参天大树——也并不是没见过的大树,居然能引发你骨子里的某种诗意来,甚至是幸福感,想来也许是高原的空气容易分泌胺多酚,一种与多巴胺完全相反的物质,能让人平静、愉悦,以及神往。
 
我在西宁走路的节奏总像个老奶奶,为了怕走太快、吃太饱、太激动、太兴奋而带来的高反,我尽量让自己保持一种很低的频率下生活,即使身边很多中老年人走路的速度早已超越你,仍然不慌不忙不急不慢地走着自己的节奏,仿佛能看见几十年后的自己。
 
但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因为高反,可以学着让自己放慢。
 
03 关于西宁的记忆   【关于美食】 —————————————————————————————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对于旅行,我提的最少的肯定是美食,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吃货。在一个人旅行的路上,常常饱一餐饿一餐都很正常,一个人吃饭会变得很随性,我可以一个人在丽江点一锅腊排骨火锅,也可以在火车上拿着一袋面包解决饥饿,但对于西宁的美食,这里想多说两句。
 
本来是想去兰州吃正宗的兰州拉面,有个兰州的朋友一直给我推荐兰州拉面有多好吃,可惜兰州的火车票没抢到,倒是在西宁吃到了性价比超高的牛肉拉面,10元良心价满满一大碗,而有些食物别说吃,看着就不会念,即使会念也根本想象不出是什么东西,比如这些:炮仗、尕面片、干拌、甜醅。
 
炮仗和干拌,我一直在小店的点单名牌上有看到,看别人点单的时候还说二细,常常一头雾水,啥?二细是什么鬼?炮仗不是放鞭炮的意思嘛?咋变成主食了?干拌难道不是葱油拌面的意思?其实炮仗和干拌是一种伴的拉面,只是做法不同,一个是炒出来一个是煮出来的,二细则指面的粗细,其实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三四五六七八细,但这些美食都很值得一吃,我比较推荐炮仗,很能饱腹也很美味。
 
杂粹汤是西宁人的早餐,据说对身体好,养精蓄锐,但一早喝怕太腥还是没太敢尝试。
 
莫家街上有一个很有名的酸奶——德禄酸奶,回酒店的时候经过买了个,也没尝出什么特别味道来,就是感觉很酸,很浓稠——牦牛的奶,自己脑补下画面吧。
 
某几天晚上还由于太懒,在西宁的酒店里居然点起外卖来,感谢互联网化的生活,让高原城市也能变得更美好,摆脱多喘气、多走路带来的压力,那几天在西宁的日子,美食也能吃得如此般惬意与随性。
04 三十
2017年4月3日,是我的三十岁生日。本来设想这一天是走到大昭寺门前晒太阳,看藏民转经纶思索人生。但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既然变化无力挽回,就只能冷静地拥抱它——我决定去塔尔寺。
 
塔尔寺相比大昭寺并没那么赫赫有名,但它同样远赴盛名,距离西宁近郊25公里处,乘公交即可到达。塔尔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康熙与乾隆都曾赐过匾额,历代达赖、班禅都曾在塔尔寺进行过宗教活动。塔尔寺海拔2760米,由于咳嗽一直还没好,我这老人家的身体有点担心上升的400多米所带来的负担,带着晕晕沉沉的头,还是踏上了去往塔尔寺的公交。
 
我想既来之则安之的意思是——无需刻意安排和重视,遇见什么看见什么可能是最好的礼物。
 
我是在管理车站乘的去往湟中县的长途客车,行驶大概40分钟,下车后还要走一条主马路就可以到达塔尔寺。说实话,塔尔寺很商业,包括门票80元/人,景区内的游客和信徒人来人往,修建很好的庙宇与道路俨然一副5A级景区的样子,每栋小庙参观前甚至还有专业的打卡机用来防范逃票之人。这些可能都不是我想象中庄严与神圣应有的样子,当然我还是看到了诸如:磕长头的信徒,转经筒的老人,颤颤巍巍的背影,和永远也只会趴在地上睡觉的狗狗,似乎这个浮华的世界与它们无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