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伴游,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4】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8-04-29
犹记得那天我在塔尔寺,在微博上写了这段话:
 
“三十岁,一个人,西宁,海拔2760米,感冒咳嗽,脑袋微疼,没有太阳,虽然没有像约定好的那样站在大昭寺门前晒太阳,但磕长头的信徒真是哪里都有,我在塔尔寺,同样能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这里,老人与狗,还有我,生日快乐~
感谢今天所有人的祝福,满满收到满满感恩,如果此刻要许愿,我希望所有痴男怨女都能找到幸福,从此不再痛苦不再迷茫,特别想送给某位姑娘,为渣男不值得轻贱你自己,送一句脏话然后从此不再联系,是对自己最好的对待。
三十而立,虽没成家也没立业,但内心丰盈已知足。 ”
 
我记得当时正在安慰一位姑娘割舍不掉的感情,多巴胺分泌会让她执着的忘记自己是谁,来自哪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眼里心里只有一句话:为什么不能是我?偏偏恰好,对方是一位渣男。我后来仔细想,渣男或许并不是天生渣,同样一个人,他遇到A可能是王子,遇到B可能就变成渣男,而这个B往往都是大家眼中的乖乖女,傻白甜,单纯善良执着而没有心计,那位姑娘其实并没有经历过感情,但她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认为自己一定能追回本可以拥有的东西,就像她在对待一道数学难题,认为总有公式是可以有方法解开的,殊不知感情这条路没有公式,更没有标准答案,她用错力了,当她忘记自己是谁的时候,她已经输了这场尊严。
 
这让我想起前两天看一席的视频,介绍一位梁老师的公开课,说做傻事的人,他内心特别的美,一旦他爱上一个人,这个人对他没反应,但是他等待,他努力,他整个生活的中心变了,常人会看起来很可笑,但社会的那些杂质却始终影响不了他——因为人会在那个纯度里面,成长、和蜕变。
 
我相信那位姑娘在离开渣男后,会终于想起自己是谁,想起自己真正要去做什么。我很佩服那位姑娘锲而不舍的精神,那份“执迷不悟”她后来理解为愚蠢,而我却认为那是最纯真的,使她变得更美的一种介质。
 
在感情里每个人都容易受伤,每当看见身边朋友冲进爱里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我总像释迦摩尼般的,希望自己能有超能力帮助他们走出来,我深知当年独自面对问题像深渊一样沉沦的时候,多希望有个人能拉我一把,那个念头有多强烈,就足以支撑当别人遇到同样的困境时,有多想要拉别人一把。
 
总之,三十过得很平静——虽然心跳的好快,因为高反一直隐隐发作——离开塔尔寺的时候,随便找了家面馆,吃了碗炮仗,居然还流鼻血,但好在体内一直弥漫着胺多酚,充盈而富足,就感觉不到除了快乐以外的东西,对我吃的那碗面,来到这个地方,看到的人接触的事,都心怀感恩。
 
三十并没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也没挑战什么不可能的任务突破自我,更没发生什么一见钟情的偶遇,所谓的陈意涵式的30岁必须完成的几件事,例如裸泳、刺青、跳海,亲吻陌生人,虽然羡慕但仍旧没有勇气去做,也没必要效仿,我只是多想了一些关于自己的思考:
 
我可能比三十前要更怡然自得——
我可能更会收拾自己,更知道如何展现自己的美,但这并不是改变,只是自省,
我可能更迫切意识到内涵的重要性,无关乎功名,只与称之为女人有关,
我可能不再是个幻想爱情至上的姑娘,虽然不想撩狠话说不再相信爱情,但社会的种种经历,也使你看清现实,永恒这件事很奢侈,不要动不动在除自己以外的事情上捆绑期限和责任,能遇到和感受爱情已不易,又怎能苛求其他?爱自己远比爱别人更为重要!
我可能更相信随遇而安是最好的状态,与其焦虑人什么时候出现,不如把目标放在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上,而这个事情正好是具有社会价值,在这个时代具有意义的,梁老师说,有时候不期待就是最好的等待,把精力放在事情上,在这个过程里面,人自然而然就会出来。
我可能也不再苛求婚姻的美好,浮浮沉沉中,有人出轨,有人离婚,有人在学做父母的道路上分道扬镳,有人疲于家庭孩子责任而放弃自己的时间,有人懂得责任,有人选择放肆,有人责任放一边,继续选择放肆,婚姻已不再是我们当年定义的神圣不可侵犯,若想探究婚姻真实的模样,千疮百孔千奇百怪人性冷暖,只会让你越来越失望。关于未来,谁都不知道,长什么样。
 
我可能更会享受孤独,我知道平静也许是生活的常态,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两个人,或是一群人。李志说,不管你拥有什么,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我也并不会因为旅行,因为一些个人经历而声称改变了自己,它只是一次人生积累的过程,并不能颠覆生活本来的面目,更不能解决问题本身,内心沉淀下来的东西,不需要掏出来给别人看。
我可能还是会害怕彷徨执着迷茫,我可能还是事业无成碌碌无为,我可能还是会对未来失望……
 
人之所以为人,是完整的人,而以上的种种都是碎片,如果你觉得似曾相识,只因为我们的碎片恰好一致,希望当你认识我的时候,不再像瞎子摸象一样地以一个片段去判断这个人,而是完整的、立体的、精彩的一个我。这是三十这个年纪,带给我的思考。
 
白先勇说:你的孤独以及你所畏惧的,都将被时光缔造成钢。
我希望三十岁后的人生,能扎实地抵挡任何风雨。
 
我给自己定了些人生目标,例如:拍一部纪录片,挣很多很多的钱,以及要一直美丽下去。
05 戈壁下的青藏线
离开西宁的那个早晨,我心有戚戚焉,害怕的是即将要踏上的这个未知旅程,我会发生什么,前一晚只要想到我即将要踏上人类生存的禁区——青藏铁路,紧张地就睡不着觉,幻想自己的各种遭遇,但真正到了火车站反而有种很安静的平和,这大概就是俗语说的暴风雨前的宁静吧,我想此次的旅行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所谓青藏铁路,是指青海省至西藏自治区的铁路,起于西宁,途径格尔木,穿越无人区可可西里、羌塘,翻越5068米的唐古拉山口,进入那曲、羊八井,最终抵达拉萨,这项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高原工程终于在2006年竣工通车,你随意翻阅百度资料,都能在这座铁路上发现好几个世界之最来:
1)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原铁路,海拔4000米以上地段占80%,最高点为海拔5072米;
2)世界最长的高原铁路,穿越戈壁荒漠、沼泽湿地、雪山草原,全程1142米;
3)唐古拉山口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铁路车站;
4)冻土地段时速将达到100千米,非冻土地段达到120千米,这是火车在世界高原冻土铁路上的最高时速。
我乘坐的是中午12点出发,4人车厢的卧铺票,想来也真是幸运,心心念念提早抢的票,居然阴差阳错因为感冒咳嗽而不得不退票,也真的万万没想到在短短几天时间内,能再次抢到仅有的一张卧铺票,我知道,这份幸运,是老天在帮我。
 
我没有去青海湖,却在火车上遇见了,那白茫茫一片,洁白而宁静的青海湖,像镜子一般透亮。在停靠德令哈的时候,居然很诗意的想起了海子,想起海子写给他姐姐的那首著名的诗: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这首诗是海子对他姐姐的记忆,描述了一座城和两个人,就像李志唱的那首《关于郑州的记忆》也是李志和他喜欢的女生在郑州的故事,而那天当火车停靠德令哈,我读着这首诗,总想着也要结合自身来吟诗作赋,犹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只写了一句:
 
“哥哥,太阳下我到德令哈,今夜没有恐惧,我只想你。”
 
那真的是我当时的心境,至于哥哥是谁已经淡忘,也或许根本就没有一个具象的生活中存在的人物,只是当时抓住了某种相似的心境,才能明白人在特定的环境下是挡不住要抒发的情绪。德令哈是个高原城市,海拔3100米,也许城市名字中透着某股柔情,也就跟着一并柔情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