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摩洛哥行记,我与女行团的故事【1】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8-07-02
伴游是真的吗】我与女行团
关于女行团的想法,是源于一直以来收到过很多姑娘的留言和私信,说很想和我一起旅行。
如果有一天,我将全国各地热爱生活的女生聚集在一起。
她们来自不同的城市,做着不同的职业,藏着不同的故事.....
我们有缘飞往同一个城市,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那么这样的一个旅行,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从去年12月底组团,到1月份成团,转眼4月份就相聚了。
一共8个女生分别来自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成都 , 福建 等。
出发前我内心还有点紧张和忐忑,第一次带一支全部都是女生的团去一个长达近半个月的旅行。
直到遇见大家之后,发现幸运的是我自己。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此次女行团的成员:
梅子,来自 福建 。大家的开心果,很逗比可爱。有些衣服我们会互穿,虽然她是只穿S号的大瘦子,我努力吸气收腹也能勉强塞得进。
Sophie,来自 广州 。同样是喜欢摄影的妹纸,对花花草草有着迷之执着,见花拍花,见草拍草。
楠楠,来自 北京 。拍照喜欢歪着脑袋的京城土著,去过很多地方,潇洒自由爱旅行。
Ying,来自 成都 。我的室友,贴心热心的小姐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麻麻啦!第一次离开孩子出来放飞自我,犹如脱缰野马。还有我的照片基本都是Ying拍哒。
三毛姐,来自 深圳 。“三毛姐”这个昵称是我们在撒哈拉的时候为她起的,觉得她外表神似三毛,而她自己也难掩内心对撒哈拉的热爱之情。
月亮宝宝,来自 湖南 。人如其名,确实是个宝宝,也是“老公控”。羡慕被老公宠成小公举的。
琴,来自 深圳 。三毛姐的闺蜜,出发前并不知道女行团的是干啥的,参团后我们努力让她摆脱游客照。
Yang,就是我。女行团团长兼摄影师,但是生活上反而是Ying照顾我多点。
特别鸣谢同行的纵横美营小肥羊童鞋帮忙拍摄&剪辑的小视频,记录下了这次幸福的旅程。
 
奴隶湾的阿斯塔波城
当车子沿着海岸线缓缓驶进古城,拂面吹过的海风夹杂着淡淡的咸腥味,我们就知道 索维拉 到了。
海边码头是具有古 罗马 城市风格的建筑,看着漫天飞舞的海鸥,当时就被这个海滨小城深深迷住了。
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一座城市。
我不是《权利的游戏》的追剧迷,并不是因为这部剧才去的这里。
只是后来才知道,这个码头是阿斯塔 波城 的取景地,也就是奴隶湾【伴游女怎么找
上面那张是剧照截图,下面是我拍的真实场景,现实远比魔幻更美。
 
这座堡垒是 葡萄牙 人建的,以前是贸易港口,现在这里是渔港,是当地渔民渔船停靠和交易的集中地。
 
因为这里靠近鱼市,成群的海鸥在空中自由地翱翔,多的有些令人瞠目,也给这座城镇增添了很多浪漫的色彩。
 
渔民凌晨5点出海打鱼,之后会将他们出海的“战利品”送上岸边,整齐排列,然后售卖。
 
渔民在这里拾掇着新鲜的海鱼,不时将刚刚摘出的鱼内脏等丢出来,成千上万只白色的海鸥嗅着鱼腥就会蜂拥而至,抢夺食物。
 
这里的海鸥一点都不怕生,似乎见惯了这样的拍摄场面。
 
漫天飞舞的海鸥在等食渔夫们处理活鱼之后抛弃的内脏。
讲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太震撼了。
然后脑海里勾画出唯美的画面,幻想着被海鸥包围【伴游女陪床价格
那时候我的身边站着Sophie。
我问Sophie:“你敢不敢坐到那个礁石上,但要跨越一片鱼尸滩。”
结果Sophie从包里取出一包纸巾,抽出了一张。
二话不说就往下走,迅速跨越鱼尸滩。
将手里那张薄薄的纸巾的铺在了礁石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
一开始怎么也坐不稳,我一只在那边喊:“背挺直啊!”
Sophie喊:“坐不稳啊!礁石上都是‘内脏’‘尸体’,滑得不得了。”
直到我自己过去拍的时候才发现........
这个礁石上铺满了肉眼看不到的被海鸥食完的鱼尸滩;
空气中弥漫着鱼腥味儿;
石阶上都是海鸥屎,残余的鱼的内脏......粘粘滑滑的......
 
岩石嶙峋,惊涛拍岸, 朝阳 就在千年古城墙的后面冉冉升起。
我们在这里逗留了很久,不舍得离开【商务伴游 极品伴游 美美伴游 龙凤伴游